終點之後,比賽剛剛開始

2020-12-03 07:12圖文來源: 南京日報

剛剛過去的11月29日,是中國馬拉松值得記錄的一天。成都馬拉松、上海馬拉松、南京馬拉松,三大重磅賽事同時開跑,各路精英不負眾望強勢爆發。一連串亮眼的成績和數據,標誌中國城市馬拉松發展進入了新階段,也引出了新的話題。

剛剛過去的11月29日,是中國馬拉松值得記錄的一天。成都馬拉松、上海馬拉松、南京馬拉松,三大重磅賽事同時開跑,各路精英不負眾望強勢爆發。一連串亮眼的成績和數據,標誌中國城市馬拉松發展進入了新階段,也引出了新的話題。 

經過一輪爆發式增長,中國城市馬拉松的大格局基本成形,將由量的增長轉向質的追求。站在新起點上,我們必須思考,馬拉松對城市而言意味着什麼,一場體育賽事?一個朝陽產業?一張城市名片?除了更快、更強、更專業外,城市馬拉松的核心內涵究竟是什麼? 

有專家指出,與世界頂級城市馬拉松相比,中國的差距不僅在競技水平、賽事組織上,更大制約因素是文化推動力的不足。在世界六大賽事中,波士頓馬拉松是最古老的城市馬拉松,但真正意義上的城市馬拉松卻是紐約馬拉松。因為後者相對而言弱化競技,更強調開放、包容和多元化,賽事文化氛圍更加濃厚。所謂“城市馬拉松”,不僅僅是以城市為賽道,展示景觀風光、文化特色,而是讓馬拉松精神成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,是對一種生活方式、價值取向的高度認同。從誕生的那一天起,城市馬拉松就不是以競技為核心、走專業精英路線,而是鼓勵每個人都能跑起來,“做自己的英雄”。 

“六大”代表世界城市馬拉松的最高競技水平,但成績只是結果,而非目標。我們更應看到,紐約馬拉松每年完賽人數超過5萬,有1萬多名志願者提供服務、100多個樂隊表演助陣、100多萬觀眾吶喊助威。即使以高門檻著稱的波士頓馬拉松,也流傳着很多與競技無關的温情故事。例如由迪克和瑞克父子組成的霍伊特小隊,兒子瑞克是腦性麻痹患者,父親迪克推着他的輪椅,從1984年起連續30多年參賽。現在,波馬起點霍普金斯立有他們的銅像,2006年,他們的故事還被拍成了電影。正如傳奇跑者史蒂夫·普雷方丹所言:“很多人跑步是比誰更快,我跑步是比誰更純粹。”霍伊特父子用幾十年的時間,詮釋了馬拉松運動的本源與純粹。 

精英競技與大眾運動,並不存在必然矛盾。但賽事設計者、組織者必須有清晰的價值判斷:城市馬拉松的主要驅動力是大眾而非精英,城市馬拉松的發展路徑在民間,而非賽場。城市馬拉松需要專業運動員參賽,並不只是為了出成績、打響品牌,而是將競技馬拉松與大眾馬拉松放在一個系統中協同發展、共進共贏;並且讓專業跑者帶動、鼓勵更多市民加入跑步、健身、運動的行列,讓城市因跑步而充滿活力。城市馬拉松的流程設計、參賽規則、賽事組織,都應該基於這一價值判斷。 

舉辦馬拉松的城市不是馬拉松城市,將馬拉松精神融入文化血脈的城市,才是真正的馬拉松城市。我們希望,所有精心的準備、保障、服務,都是為了每一個跑者、每一個清晨,而不僅僅為了一場賽事。賽事只是城市馬拉松的一次彙報表演,而真正的跑者,只要生命不息就不會停止腳步。 

對城市而言,終點之後,比賽剛剛開始。

作者:劉大山 責任編輯:劉陽
0人蔘與
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
最新評論
    查看全部

    推薦欄目

    觀點 / 快遞大陸評

    熱點文章

    讀圖

    談資

    週刊

    視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