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遞大陸 > 新聞 > 國內 > 正文

熱解讀丨習近平心中的長江“漁”事

2020-11-14 16:07圖文來源: 央視網

熱解讀 高山大川,江河之源。

唐古拉山脈姜根迪如冰川融化的水滴,匯成長江的第一股水源,一路浩蕩6300餘公里,在奔流入海前,孕育滋養出一片富庶水鄉,這就是江蘇。

11月12日,在上海出席浦東開發開放30週年慶祝大會後,習近平總書記馬不停蹄地赴江蘇考察調研,首站來到南通市五山地區濱江片區,考察當地推進長江岸線環境綜合治理、實施長江水域禁捕退捕等情況。

點擊觀看視頻

習近平總書記沿江邊步行察看濱江生態環境保護情況,遠處江水遼闊、波光粼粼、水運繁忙。總書記感慨地對在場的幹部羣眾説,我在1978年來過五山地區,對壯闊的長江印象特別深刻。這次我來調研長江經濟帶和長三角一體化發展,專門來看看這裏的環境整治情況。

“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,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。”對於中華民族的搖籃,習近平總書記始終念茲在茲,思慮深遠。

在2016年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鄭重指出,長江擁有獨特的生態系統,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寶庫。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個時期,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,共抓大保護,不搞大開發。

在2018年召開的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再次表達“長江病了,而且病得還不輕”的憂慮,並指出“長江生物完整性指數到了最差的‘無魚’等級”,要求“科學運用中醫整體觀,追根溯源、診斷病因、找準病根、分類施策、系統治療。”

“無魚”二字振聾發聵,引人深思。

眾所周知,長江流域是我國生物多樣性最為典型的區域,曾經漁業資源極為豐富,最高峯時曾佔到當時全國淡水捕撈總產量的60%。

然而,近幾十年來,長江的魚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:“水中大熊貓”白鰭豚2007年被宣佈功能性滅絕;長江江豚數量急劇下降;“淡水魚王”白鱘已連續15年未見;與20世紀80年代相比,“四大家魚”魚苗發生量下降了90%以上……

在許多生活在長江流域的人們的記憶中,長江曾是“江豚吹浪立,沙鳥得魚閒”,然而,人們不曾想到,司空見慣的江豚如今會成為珍稀物種,隨處可見的魚羣也會有窮盡的可能。

為全局計、為子孫謀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,我國作出一系列實施長江禁捕退捕的重大決策部署。2020年1月1日起,長江流域332個水生生物保護區已實現全面禁捕。2021年1月1日起,長江流域“一江兩湖七河”等重點水域將實行10年禁捕。

“長江禁漁是件大事,關係30多萬漁民的生計,代價不小,但比起全流域的生態保護還是值得的。長江水生生物多樣性不能在我們這一代手裏搞沒了。”今年8月在安徽考察時,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語重心長。

總書記進一步指出,長江禁漁也不是把漁民甩上岸就不管了,要把相關工作做細做實,多開發就業渠道和公益性崗位,讓漁民們穩得住、能致富。

“母親河養活漁民祖祖輩輩,現在該是我們報答她了。”響應禁捕政策,江蘇張家港永聯村“船老大”沈國華主動結束44年“以江為家,逐魚而行”生活,和村裏其他12户漁民一起謀劃轉型。

如今,沈國華被當地農業綜合行政執法大隊聘為漁政船船長,每天沿江巡邏,為長江生態保護貢獻力量。

近年,瞄準突出環境問題,江蘇各地“下猛藥”“出重拳”“零容忍”,接連打響環境治理攻堅戰。如今,碼頭不見了、黃塵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岸邊像花園、江水變清澈、市民臨江又見江了……

從“兩岸煙囱聳入雲”到“無邊江景一時新”,人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綠色發展的獲得感。長江沿岸的工廠碼頭化身為柳堤葦岸,日漸清澈的江水裏江豚活動也明顯增多。

點擊觀看視頻

11月10日,江豚在江中游耍戲水,引得江邊散步的市民駐足觀看……近兩年,類似情景在南京、揚州、鎮江等長江江蘇段多個點位不時出現。

據有關專家測算,長江魚類繁殖週期約3年,如果實施10年禁捕,多數魚類可以完成3個世代的繁殖週期,從而實現水生生物資源數量多倍增加。

今年8月,在紮實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座談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長江禁漁是為全局計、為子孫謀的重要決策。沿江各省市和有關部門要加強統籌協調,細化政策措施,壓實主體責任,保障退捕漁民就業和生活。”

“江豚吹浪立,沙鳥得魚閒”,展望未來,人們期待長江重現昔日鳶飛魚躍的美好景象。

責任編輯:王寧芝

推薦欄目

觀點 / 快遞大陸評

熱點文章

讀圖

談資

週刊

視頻